散文翻译:周领顺·《下雪的季节》

  • A+
所属分类:文学翻译
摘要

The Season of Snow

周领顺《下雪的季节》英语翻译

下雪的季节

周领顺

 

下雪的季节,稀罕的,也就是那个雪哟!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世界晶莹剔透,银装素裹;“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大地玉洁冰清,清爽而浪漫。

 

我喜欢下雪,喜欢看那悄无声息、飘然而至的漫天飞舞的大雪;喜欢在飞雪中傻站着,看自己转眼间变成须发皆白的耄耋老翁;喜欢看棱角分明的雪花飘落于掌心又转瞬消融的踪影;喜欢看雪天在白皑皑一望无垠的原野上村庄房屋被大雪“淹没”而露出的只是冒烟的烟囱。大雪纷飞里,总能瞥见人们堆雪人找鼻子、装眼睛忙碌的身影,老远就能听到大人小孩借东讨西的那份激情。春节了,还能看到雪帘中通红的春联透出的那份喜庆,正月里最好看的,是远处雪地里走亲串友在雪白的背景上游动的点点绿红。我喜欢走在雪地里,感受那咯吱咯吱的响声;喜欢看小鸟成群结队飘落而至匆忙觅食转眼间又扑棱棱飞走的身形……。抓一把雪,揉成蛋儿,塞入同伴的衣领;邀同学于树下,朝树身上跺一脚,看雪面儿抖落的壮观,听人家数落还要提防对方的“报复”行动。农民盼下雪呀,盼它个“正月十五雪打灯”、“瑞雪兆丰年”;城里人盼下雪呀,盼它增加湿润、减少疾病。孩子们盼下雪,盼的可能是雪地里的嬉戏;青年人盼下雪,玉树下相机里留下的是芳姿倩影。

 

小时候,那个雪下得就格外的大。一夜无声,感觉天不该亮的时候窗户却已发白,窥视窗外,谁知早已是大雪封门。白雪映着青光,满目都是玉雕的树枝丫丫。裹在被窝里,就喜欢听大人在院里扫雪,也喜欢跟着大人手托竹竿、拴上箩圈将积雪从草房子上刮下。大人们望着雪,说要是雪变成白面可就不忍饥了;小孩子们望着雪,说要是雪能变成白糖,想啥时候解馋就能解馋。房檐下常常挂着冰柱,小孩子用力地咀嚼,牙冰木了,嘴却不闲,还说自己吃的是冰棍儿,人家吃的冰棍儿也不过就是多了一点点甜。漫天雪地里,最多的感受还是浪漫。带着狗,在沟沟坎坎的雪地里寻找黄色的出气孔。陡然间,看到一只野兔从雪底下窜出来,惊愕之余,孩子和狗就拼命地在雪野深一脚浅一脚地狂奔,嘴里哈着白气,身上冒着热汗。捉到了,是惊喜;捉不到,也乐此不疲。茫茫的原野上,到处似乎都是一个模样,迷失方向也是常有的事,有时还要驻足观瞧,想努力找到人的足迹。

 

在乡下,大雪天围着火堆烤火也别有一番情趣。烤一把粉条,眼见在火苗中粉条由细变粗;执一把铁勺,听黄豆爆裂的声响,享受满屋飘着的香气。想吃咸的吗?就有人积极,撒入的却是一把盐似的雪。看哪,孩子们闹翻了,旋即重归于好,一起凝视雪水如何在铁勺里、在那咝咝声中消逝。烤火?还想长点见识。听大人们侃大山,侃中原比不上东北,那里雪更大,天更冷,尿出来的干脆就是冰棍棍儿,掉地上也不烂,之后准能听到唏嘘声不断;侃冰河里刨个洞,就有鱼儿往上跳,之后还能听到咂嘴声,说鱼肉有啥好吃,刺又多又乱;侃冰河上能开坦克车,就忍不住再尝试到池塘的冰面上沿冰,去寻找那份惊险。

 

正月一过,就很难觅到雪的踪迹。不过,苍天或许有情,在桃花烂漫的初春时节,差不多还要恩赐人间一场与桃花共舞的飞雪。“三月还下桃花雪呢”,也就成了缠绵于雪的人们新的希冀。

 

又是一个下雪的季节。我渴望感受多雪的故乡和我那风情万种的北国。

weinxin
英文巴士公众号
扫一扫,资讯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