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翻译:W. B. Yeats – September 1913

  • A+
所属分类:文学翻译
摘要

一九一三年九月

September 1913中文版

September 1913

William Butler Yeats

 

What need you, being come to sense,

But fumble in a greasy till

And add the halfpence to the pence

And prayer to shivering prayer, until

You have dried the marrow from the bone? *

For men were born to pray and save:

Romantic Ireland’s dead and gone,

It’s with O’Leary in the grave.

 

Yet they were of a different kind,

The names that stilled your childish play,

They have gone about the world like wind,

But little time had they to pray

For whom the hangman’s rope was spun,

And what, God help us, could they save?

Romantic Ireland’s dead and gone,

It’s with O’Leary in the grave.

 

Was it for this the wild geese spread

The grey wing upon every tide;

For this that all that blood was shed,

For this Edward Fitzgerald died,

And Robert Emmet and Wolfe Tone,

All that delirium of the brave?

Romantic Ireland’s dead and gone,

It’s with O’Leary in the grave.

 

Yet could we turn the years again,

And call those exiles as they were

In all their loneliness and pain,

You’d cry, ‘Some woman’s yellow hair

Has maddened every mother’s son’:

They weighed so lightly what they gave.

But let them be, they’re dead and gone,

They’re with O’Leary in the grave.

 

*有作;

 

一九一三年九月

叶慈

 

现在你知觉恢复了,需要的

无非就在油污的小钱柜里摸索

将半个便士加到一便士上

发抖祷告继之以祷告,直到

骨头里的血髓耗尽干到底,

因为人生在世无非祷告和存钱储蓄:

理想浪漫的爱尔兰已经死去,

和奥里雅雷一起埋在坟里。

 

然而他们其实属于另外一种,

那些一度教你的儿戏中止的名字,

他们曾经浪迹天涯,像风,

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用来祈祷,

绞刑刽子的绳就是为他们索捻的,

所以,上帝知道,他们还存什么?

理想浪漫的爱尔兰已经死去,

和奥里雅雷一起埋在坟里。

 

说不定就是为了这个所以野雁

奋张灰色的翅膀在每一次浪潮之上;

为了这个所以那些鲜血流淌,

爱德华·费滋杰罗为了这个死了,

以及劳勃·恩梅,渥福·童,

这一切属于勇士们的狂烈?

理想浪漫的爱尔兰已经死去,

和奥里雅雷一起埋在坟里。

 

然而,设使我们能让时间倒转,

并且呼唤那些流放者的确就是

在他们无穷的孤寂和痛苦中,

你只会乱叫:“妇人的黄金美发

总令母氏之子个个为之疯狂”:

他们的奉献计较起来竟微不足道。

但就这样罢他们到底已经死去,

和奥里雅雷一起埋在坟里。

 

(杨牧 译)

 

191391

叶芝

 

已然苏醒,你们需要什么,

无非在油腻腻的钱柜中摸索,

半枚铜钱半枚铜钱的积攒;

苦痛颤抖的祈祷文叠祈祷文,直到

你们榨干骨头中的骨髓?

因为人生来就要祈祷,节俭:

浪漫的爱尔兰已经死去,消失,

和奥利瑞一同埋葬在墓穴。

 

然而他们本不是同类,

这些陪伴着你们少时游戏的名字,

他们像一阵风席卷了世界,

但是没有多少时间去祈祷,

因为刽子手的绳索已经纺好,

天啊,他们又能节俭什么呢?

浪漫的爱尔兰已经死去,消失,

和奥利瑞一同埋葬在墓穴。

 

难道是为此,野鹅才伸展

灰色的翅膀,迎向每一个浪潮;

难道是为此才洒下鲜血,

爱德华·菲茨杰拉德也死去,

罗伯特·艾米特和伍尔夫·托恩也是如此,

所有英勇者的狂热也是为此?

浪漫的爱尔兰已经死去,消失,

和奥利瑞一同埋葬在墓穴。

 

然而如果时光可以回到过去,

所有的放逐者都要召回。

在他们的孤单和痛苦中,

你们会呼喊,“一个女人的黄头发

让每一位母亲的儿子都发了疯”:

他们如此轻视自己的付出。

可是让他们做吧,他们死去了,消失了,

他们和奥利瑞一同埋葬在墓穴。

 

(宋龙艺 译)

 

19139

叶芝

 

一明白过来,你们就只要

在油腻的钱柜里摸去摸来,

把五角加一元,颤声地祷告

又祷告,直到吸尽骨髓,

不用干别的,人生来

就为祷告和攒钱;

罗曼蒂克的爱尔兰已死灭完蛋,

和奥利瑞躺在墓里面。

 

但他们是不同的一类,

那些名字使你们的儿戏告终。

他们像一阵风吹过世界,

很少时间去做祷告,

刽子手的吊索为他们架起,

老天啊,他们又有什么钱好攒?

罗曼蒂克的爱尔兰已死灭完蛋,

和奥利瑞躺在墓里面。

 

是为这个,野鹅们一逢涨潮

便展开灰翅飞过海洋?

是为这个,让那么多血流掉,

为这个,费兹格拉尔德把命丧,

还有艾麦特和土恒

以及所有大勇者的疯狂?

罗曼蒂克爱尔兰已死灭完蛋,

和奥利瑞躺在墓里面。

 

我们也可把岁月倒拨,

称他们亡命者,当他们

受尽苫难和寂寞,

你会喊,“有些女人的黄发

曾使人之子个个迷惑”,

他们把代价看得很轻。

让他们去吧,他们已死灭完蛋,

和奥利瑞躺在墓里面。

 

(袁可嘉 译)

 

19139

叶芝

 

你们需要什么,为何一清醒

便在油腻的钱柜里摸索

在一个便士上再加半个,

颤声地祈祷之后再祈祷,

直到将骨髓全部吸干掉,

不必干其他?人生而为祈祷和储蓄:

浪漫的爱尔兰已死亡,

与奥利瑞一起躺在坟墓里。

 

但他们是不同的一类,

提起名字就会止住你们的儿戏,

他们像一阵风吹过世界,

但没有时间去祈祷

刽子手早为他们准备好了吊索,

天知道他们有什么可以储蓄?

浪漫的爱尔兰已死亡殆尽,

与奥利瑞起躺在坟墓里。

 

是为此,野鹅们一逢涨潮

便展开灰翅飞越海洋?

是为此,让那么多血流掉,

为此,费兹格拉尔德把生命贡献,

还有艾米特和土恒,

以及所有勇士们的疯狂?

浪漫的爱尔兰已死亡,

与奥利瑞一起躺在坟墓里。

 

如果我们能倒转岁月,

唤回那些亡命者

连同他们的孤独和痛苦,

你会喊,“哪一个金发女子

曾令人之子个个迷惑”:

他们将代价看得很轻。

让他们去吧,他们经已死亡,

与奥利瑞一起躺在坟墓里。

 

(江水渡 译)

 

一九一三年九月

叶芝

 

你们需要什么?为什么神智清醒了,

却还在油腻的钱柜里摸索寻找,

在一个便士上再加半个便士,

战战兢兢地祈祷之后再作祈祷,

直到骨子里骨髓全部干掉?

人们生下来只是为了祈祷和储蓄,

浪漫的爱尔兰已经死了完了,

随着奥利莱进了坟墓。

 

他们可是另外的一群,

提起名字就会止住你们的嬉笑。

他们在世上犹如狂飙掠过,

但没有时间用来祈祷,

绞刑吏早为他们结好绳套,

天知道他们有什么可以储蓄!

浪漫的爱尔兰已经死了完了,

随着奥利莱进了坟墓。

 

难道孤雁长飞,在每个海洋上

展翅,就是为了这样的局面?

为了它流了多少的血,

费兹求洛把生命贡献,

艾密特和吴夫·董上了刑台,

勇士们慷慨地抛出了头颅?

浪漫的爱尔兰已经死了完了。

随着奥利莱进了坟墓。

 

如果我们能倒转岁月,

唤回那些被放逐的人们,

连同他们的孤独和痛苦,

你会喊:“哪一个金发女人

使得每个母亲之子这般疯狂!”

他们对自己付出的视如尘土。

让他们去吧,他们已经死了完了,

随着奥利莱进了坟墓。

 

(王佐良 译)

weinxin
英文巴士公众号
扫一扫,资讯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