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翻译:王孝廉·《小茅屋》

  • A+
所属分类:文学翻译
摘要

Little Hut

王孝廉《小茅屋》英语版

小茅屋

王孝廉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会怀念他自己住过的地方,我如今却深深地怀念起童年所住过的那三间小茅屋了。三间茅屋是我们以一个月一斗米的代价租来的,冬冷夏暖,每逢下雨,我们的床和书桌就宛在水中央。此外出现在我们的房间里的动物也是很多的,墙上爬的壁虎,空中飞的蚊子,地上来回如梭的老鼠等,他类动物是远超过我的家人的。有几次雨后,屋顶的茅草中,掉下了几只类似蜈蚣的多足虫,刚好落在我书上;土墙角落的洞里也曾经钻出过两尺来长的蛇,在我们的房中摇摇摆摆地散步。为了怕蛇咬,我和哥哥蜷足屈膝地坐在自己的床上不敢动,那时候我们还不懂得从蛇的三角形和椭圆形分去辨它的有毒与否,只记得蛇身上有黑白鲜明的斑纹。

 

茅屋的前面是一片种甘蔗和花生的田园,屋后是一片竹林,刮风的时候,竹林发出的声音使我感到恐怖,尤其是附近的孩子们告诉我那竹林子里曾经吊死过一个女人以后,这种恐怖的感觉就更深了。当我们在刮风后上竹林里捡掉落下来的竹壳子的时候,脚下那层阴湿而又沙沙有声的竹叶,那种软软的感觉每使我对吊死的女尸产生的恐怖的联想,她会不会就在脚底的竹叶下呢?

 

那三间小茅屋的历史也是很神秘的,附近的人有的说是以前的强盗在那里分赃,有的说是上山打猎的猎人们在那里暂时休息住几天,也有人说茅屋里原住着一对贫穷的农家夫妇,丈夫被日本军征到南洋去作战死了,妻子就吊死在屋后的竹林子里。

 

虽然茅屋确实是在山脚下竹林中,虽然我们是竹床、竹桌、竹椅、竹窗地与竹为友,但就是现在回想起来,也实在无法产生什么诗意的田园情趣的。我的妹妹,就是在那神秘小茅屋里出生。

 

那时候我和哥哥都已经上小学了,黄昏放学回家,在昏暗的茅屋的竹床上,我看到了我的妹妹,她的瘦小和脆弱使空洞的竹床显得更空洞,她的身旁坐着苍黄疲倦的母亲。

 

直到我的妹妹长得能跟着我一起上井边汲水,我们是住在那神秘的小茅屋里的。前几年暑假回去,我又回到了那茅屋,三间茅屋已剩了两间半,最右边的半间已经倒塌了,屋后的竹林不见了,换成了一些被稻草裹住身子的树苗,我们每天汲水的古井,枯干以后,可以看到井底的石头和垃圾,唯一没有变的是屋前的甘蔗依然青青。

 

如今妹妹已经是开始选择男朋友的年龄了,自己也已经是长了胡子的人。只是在想起童年住过的小茅屋的时候,总忘不了在冬天的寒风中跟着我上井边汲水的妹妹,而那只曾经使我和哥哥吓得不敢喘气的蛇,也不知还健在否?

weinxin
英文巴士公众号
扫一扫,资讯早。